盛恒动态
SHENG HENG NEWS
动态分类
>
>
>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 分类:服务客户
  • 发布时间:2021-10-1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建设工程项目在发承包以及施工过程中,层层转包或违法分包现象屡禁不止,由于与工程最后环节的实际施工人建立合同关系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往往不具有较强的资金实力,一旦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破产或无力支付工程款,实际施工人极有可能遭受巨大损失,求助无门。在层层转包或违法分包中,实际施工人能否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不具有合同关系的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

一、案例分析

1.案情简介

2012年5月22日,A公司作为发包方与B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B公司作为承包方承建某项目的建设,随后,A公司将上述工程进行招投标,B公司中标。2012年5月30日,B公司与王某签订《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协议》,约定将上述项目工程全部转包给王某。2012年7月3日,在曹某的担保下,王某与张某签订《工程协议书》,约定由张某承建上述工程项目的全部建设工作。后因A公司、B公司、王某与张某四方主体就工程价款结算事项存在诸多争议、未能达成一致意见,遂诉至法院。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2.法院观点

本案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违反招投标程序而无效,《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协议》与《工程协议书》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归于无效,属于非法的多层转包。

因涉案工程已交付A公司使用且当事人对工程质量未提出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张某作为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有权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承包人将工程转包后,实际施工人代承包人履行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与发包人之间形成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实际施工人基于施工合同的实际履行取得向发包人主张支付工程款的权利,同时,承包人因未实际施工而丧失了收取工程款的法律依据,自发包人处取得的工程款应当向实际施工人支付。据此,张某向B公司主张给付工程价款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二、盛恒律所观点

盛恒律师认为,依据法律、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及精神,实际施工人请求与其无合同关系的转包人及违法分包人承担付款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发包人已将全部工程款支付给上述转包人及违法分包人的除外。

结合最高院审判实务,解决该类纠纷的关键在于综合灵活运用“代位权”、“事实合同”、“突破合同相对性”等理念。实际施工人基于施工合同的实际履行与发包人形成了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同时,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因未实际履行相应合同义务,从而丧失收取工程款的法律依据,确认中间环节非法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像发包人一样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既符合立法目的,也未突破法律规定。具体言之,若发包人已将相应工程价款支付给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则实际施工人可向与其无直接合同关系的该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若发包人尚未将相应工程款支付给前手转包人与违法分包人,则实际施工人不可向与其无直接关系的该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

盛恒律师事务所温馨提示:此外应当注意的是,根据最高院民一庭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中的阐述,该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主要作用在于要求法院查明发包人欠付工程款数额,而非明确赋予实际施工人无条件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无合同关系的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款的权利。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概要描述】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建设工程项目在发承包以及施工过程中,层层转包或违法分包现象屡禁不止,由于与工程最后环节的实际施工人建立合同关系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往往不具有较强的资金实力,一旦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破产或无力支付工程款,实际施工人极有可能遭受巨大损失,求助无门。在层层转包或违法分包中,实际施工人能否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不具有合同关系的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

一、案例分析

1.案情简介

2012年5月22日,A公司作为发包方与B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B公司作为承包方承建某项目的建设,随后,A公司将上述工程进行招投标,B公司中标。2012年5月30日,B公司与王某签订《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协议》,约定将上述项目工程全部转包给王某。2012年7月3日,在曹某的担保下,王某与张某签订《工程协议书》,约定由张某承建上述工程项目的全部建设工作。后因A公司、B公司、王某与张某四方主体就工程价款结算事项存在诸多争议、未能达成一致意见,遂诉至法院。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2.法院观点

本案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违反招投标程序而无效,《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协议》与《工程协议书》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归于无效,属于非法的多层转包。

因涉案工程已交付A公司使用且当事人对工程质量未提出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张某作为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有权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承包人将工程转包后,实际施工人代承包人履行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与发包人之间形成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实际施工人基于施工合同的实际履行取得向发包人主张支付工程款的权利,同时,承包人因未实际施工而丧失了收取工程款的法律依据,自发包人处取得的工程款应当向实际施工人支付。据此,张某向B公司主张给付工程价款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二、盛恒律所观点

盛恒律师认为,依据法律、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及精神,实际施工人请求与其无合同关系的转包人及违法分包人承担付款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发包人已将全部工程款支付给上述转包人及违法分包人的除外。

结合最高院审判实务,解决该类纠纷的关键在于综合灵活运用“代位权”、“事实合同”、“突破合同相对性”等理念。实际施工人基于施工合同的实际履行与发包人形成了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同时,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因未实际履行相应合同义务,从而丧失收取工程款的法律依据,确认中间环节非法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像发包人一样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既符合立法目的,也未突破法律规定。具体言之,若发包人已将相应工程价款支付给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则实际施工人可向与其无直接合同关系的该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若发包人尚未将相应工程款支付给前手转包人与违法分包人,则实际施工人不可向与其无直接关系的该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

盛恒律师事务所温馨提示:此外应当注意的是,根据最高院民一庭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中的阐述,该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主要作用在于要求法院查明发包人欠付工程款数额,而非明确赋予实际施工人无条件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无合同关系的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款的权利。

  • 分类:服务客户
  • 发布时间:2021-10-19
  • 访问量:
详情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建设工程项目在发承包以及施工过程中,层层转包或违法分包现象屡禁不止,由于与工程最后环节的实际施工人建立合同关系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往往不具有较强的资金实力,一旦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破产或无力支付工程款,实际施工人极有可能遭受巨大损失,求助无门。在层层转包或违法分包中,实际施工人能否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不具有合同关系的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

一、案例分析

1.案情简介

2012522日,A公司作为发包方与B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B公司作为承包方承建项目的建设,随后,A公司将上述工程进行招投标,B公司中标。2012530日,B公司与王某签订《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协议》,约定将上述项目工程全部转包给王某。201273日,在曹某的担保下,王某与张某签订《工程协议书》,约定由张某承建上述工程项目的全部建设工作。后因A公司、B公司、王某与张某四方主体就工程价款结算事项存在诸多争议、未能达成一致意见,遂诉至法院。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2.法院观点

本案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违反招投标程序而无效,《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协议》与《工程协议书》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归于无效,属于非法的多层转包。

因涉案工程已交付A公司使用且当事人对工程质量未提出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张某作为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有权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承包人将工程转包后,实际施工人代承包人履行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与发包人之间形成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实际施工人基于施工合同的实际履行取得向发包人主张支付工程款的权利,同时,承包人因未实际施工而丧失了收取工程款的法律依据,自发包人处取得的工程款应当向实际施工人支付。据此,张某向B公司主张给付工程价款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沈阳实际施工人能否向中间环节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价款?



盛恒律所观点

盛恒律师认为,依据法律、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及精神,实际施工人请求与其无合同关系的转包人及违法分包人承担付款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发包人已将全部工程款支付给上述转包人及违法分包人的除外。

结合最高院审判实务,解决该类纠纷的关键在于综合灵活运用代位权事实合同突破合同相对性等理念。实际施工人基于施工合同的实际履行与发包人形成了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同时,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因未实际履行相应合同义务,从而丧失收取工程款的法律依据,确认中间环节非法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像发包人一样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既符合立法目的,也未突破法律规定。具体言之,若发包人已将相应工程价款支付给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则实际施工人可向与其无直接合同关系的该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若发包人尚未将相应工程款支付给前手转包人与违法分包人,则实际施工人不可向与其无直接关系的该前手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给付工程价款。

盛恒律师事务所温馨提示:此外应当注意的是,根据最高院民一庭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中的阐述,该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主要作用在于要求法院查明发包人欠付工程款数额,而非明确赋予实际施工人无条件突破合同相对性向与其无合同关系的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款的权利。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盛恒动态

盛恒律师事务所积极助力“一社区(村)一法律顾问”服务工作
2024-06-07

盛恒律师事务所积极助力“一社区(村)一法律顾问”服务工作

盛恒律师事务所认真贯彻落实沈阳市司法局印发的《关于开展“一社区(村)一法律顾问”工作的通知》精神,积极与相关街道及社区(村)开展互联共建活动。近日,盛恒律师事务所与沈阳市浑南区桃仙街道的19个社区(村)、李相街道的36个社区(村),共计55个社区(村)签订协议,为其提供“一社区(村)一法律顾问”服务。此前,盛恒已经与沈阳市于洪区光辉街道、大东区前进街道、沈河区风雨坛街道的部分社区(村)合作开展此项工作,并取得了良好成效。
查看更多
盛恒律师事务所走进辽宁金融职业学院开展校园法律援助咨询活动
2024-05-29

盛恒律师事务所走进辽宁金融职业学院开展校园法律援助咨询活动

2024年5月是我国第四个“民法典宣传月”,近日,盛恒律师事务所与辽宁金融职业学院积极响应省司法厅、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开展“民法典宣传月”活动的倡议,共同举办了以“共建法治校园,护航美好青春”为主题的校园法律援助咨询活动。
查看更多
盛恒律师事务所与新加坡律所达成战略合作
2024-05-29

盛恒律师事务所与新加坡律所达成战略合作

近日,盛恒律师事务所与新加坡优嘉律师事务所达成战略合作。此次合作将有助于双方进一步拓宽国际发展视野,强化各自区域优势和专业、人才优势,坚持资源共享、信息互通、优势互补的原则,共同提高跨境法律服务能力,协同高效地帮助中外客户解决国际化发展中的法律问题。
查看更多
上一页
1
2
...
387

底部简介

发布时间:2021-09-07 11:37:27

盛恒律师事务所

 

盛恒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9年,发展总部位于中国•沈阳,业务总部设于中国•上海,欧洲总部设于德国•法兰克福。目前已经设立全资分所二十余家,业务已覆盖我国,辐射全球。历经二十余年的打造与发展,盛恒已成为集全球化、规模化、品牌化、信息化为一体的全球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

底部联系我们

发布时间:2021-11-04 16:42:23
电话 联系电话:400-6180400
地址 公司地址: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1号市府恒隆办公楼62层
邮箱 电子邮箱:shengheng_hr@163.com

底部二维码

发布时间:2021-09-07 12:00:30

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二维码

快手号

二维码

抖音号

© 2021 辽宁盛恒律师事务所     辽ICP备1300036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沈阳  

盛恒律师事务所